位置:首页 > 教师教学 >

班主任职业幸福感需要全方位支撑

作者: | 发布时间:2018-12-18 10


2016年出台的《国务院关于统筹推进县域内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改革发展的若干意见》中提出要健全班主任工作激励机制,坚持绩效工资分配向班主任倾斜。但有研究发现,除一部分中小学班主任是由任课教师自愿选择应聘外,大部分教师是服从学校分配做班主任工作的,如果完全由任课教师自由选择,有一半以上的任课教师是不愿意当班主任的。究其原因,教师们普遍反映班主任工作任务重,心理压力大,物质待遇低,缺少职业幸福感。(9月22日《光明日报》)


教师的使命是教书育人,做教师首先要做人师,班主任岗位的特点,决定着其实施思想品德教育得天独厚的外在条件。作为中小学生成长重要引路人的班主任,在学校师资队伍结构中不可或缺。据悉,全国大概有347.34万名中小学班主任,占义务教育阶段专任教师总数(916.08万人)的37.92%。这是一个庞大的数字。因此,加强班主任队伍建设,着力提升班主任的综合素质,改善班主任的工作待遇,增强班主任的职业幸福感,对全面落实立德树人,加强青少年儿童思想道德建设具有重要的意义。

著名教育家魏书生说:“做教师而不当班主任,那真是失去了增长能力的机会,吃了大亏。”班主任与学生接触时间最长,交流的机会最多,师生情感最亲密,按理说,最能体现到教育的价值,找到职业的幸福感。然而,现实却事与愿违,大部分老师不愿当班主任,诸多学校任命班主任多是以行政手段,硬性安排,或是轮流做庄,按期排岗。教师对班主任岗位认同度不高,职业幸福感不够,已经成为制约中小学教育的突出问题。

调查发现,初中、小学班主任津贴平均为351元、173.90元,分别占基本工资的15.11%、7.82%,总体水平偏低。众所周知,班主任工作量大,额外负担重,如此低水平的班主任津贴,显然不能与班主任教师的实际付出成正比。经济地位决定着职业地位,当班主任教师的付出与获取失去平衡,没有达到理想的预期,又怎么激发职业的认同感?因而,增强班主任教师的职业幸福感,首先应当提高班主任的工作待遇,至少达到班主任工作的理想预期。

制约班主任教师的职业幸福感的因素是多方面的,除了工作劳动量大,心理压力大,待遇不高等原因外,还在于班主任工作职责的无边界和责任的无限化。学生到校以后,班主任成了学生的直接责任人,学生的教育问题、安全问题、看护问题等统统交给班主任。一旦学生出现了一丁点闪失,班主任就要承担巨大的后果与风险,不仅要受到学校的批评,而且更要面对家长的无端指责,甚至辱骂、暴力。相关教育法律法规仅仅只是界定教师的教育职责,却没有赋予教育应有的惩戒权。班主任直接面对学生,教育只能靠说服教育,权威性有时难以奏效,教育学生面临着很大的难度与风险,这也是老师不愿当班主任的重要原因之一。

班主任职业幸福感偏低,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教师不愿当班主任,也是对班主任工作的无声抗诉。面对这一困境,教育主管部门必须建立完善班主任工作激励机制,通过提高待遇、界定职责、保障权益、明确地位等多方面,以立体化的举措,提高班主任岗位吸引力,将班主任工作当成职业,当成终生的事业,充分享受到职业的幸福感。


□文/本社评论员 线教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