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志愿填报 >

网络时代 教材出版不能“很傻很天真”

作者:河北新闻网 | 发布时间:2018-12-21 22


近日,有网友举报称,人教版高中语文选修教材《中国古代诗歌散文欣赏》里的网址出现淫秽色情网站。2月18日下午,人民教育出版社发表声明称:系网页内容遭到篡改,已向网络监管部门做了举报。(2月19日《法制晚报》)


如今特别流行一句话,叫搭上互联网快车”。各个行业都想着和互联网联姻,这也是大势所趋。不过,互联网上鱼龙混杂,机遇与风险并存,万一没搭上“快车”而上了“黑车”,也将带来不小的危害。譬如人教社的编撰者,在教材里推荐了一个学习网站,没想到打开竟是令人难以启齿的龌龊内容。天知道,这一幕“狸猫换太子”的活剧,波及了多少按图索骥点击进来的懵懂学生?

按说人教社的回应也算及时,不过从头到尾,都是一副“误上互联网黑车”受害者的姿态——出事是因为“被篡改”,要做的就是“去举报”。然而,作为教材出版方,应该负有兜底责任。在孩子的学习之路上,教材是导航仪,把人指向歧路,全怪路不对吗?一般来说,教材推荐的网站,应该是绝对可靠的,要么是出版方自己运营的,要么应是值得信任的大网站。教材推荐一个分分钟就关张换人、改头换面的不知名网站,这本身就是一种不负责任。

撇开推荐环节的问题不说,既然网址印上了教材,编撰方、出版方好歹也应该保持一个持续动态监管的姿态。可是我们看到,原本的《历朝历代咏武侯诗词大全》网站关张了,接着不知什么原因被注销了,然后又有新人来注册了,最后涉黄网站上线了。这么长时间,出版方却毫无知觉。

教材编撰方、出版方,在形式上追求“互联网+教育”,可是在思维上,还停留在前互联网时代,再加上兜底责任的缺失,搭上“互联网黑车”也就不足为奇。本来,“列入教材的网站”应该意味着某种权威性,别说涉黄,就算是出现停止更新、变成僵尸网站,也不应该。在国家大力整治“僵尸官网”的今天,对于“列入教材的网站”,是否也该启动一次专项整治行动呢?同时,对于什么样的网站可以列入教材,是否也应有一套起码的程序机制呢?互联网+教育是一个系统工程,也呼唤坚实的教育责任。


□文/段思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