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家庭教育 >

「闺蜜」媒介形象图鉴:黑红的姐妹与失真的友谊,全是编剧的锅吗?

作者: | 发布时间:2019-06-10 10

“你刚打了肉毒杆菌,不会脸看起来太僵吧?”

“其实你的眉毛,真的跟没有一样。”

“(整张脸都在发亮),那你还不赶快吸一下油。”


最近,《我们真正的朋友》把“女明星的友谊”搬上了综艺舞台。比起镜头前假笑镜头后不给对方p图的“塑料姐妹花”,这四位老姐妹仗着20年的坚固友情疯狂互黑,唇枪舌剑一秒不停,终于让观众看到了真实不做作的女性友谊。


这档名字有些简单的综艺在豆瓣上获得了8.9分的高分,也开启了大家对“女性友谊”的热烈讨论。本期全媒派(ID:quanmeipai)就为你梳理“闺蜜”媒介形象图鉴,看看那些洒狗血的“闺蜜”剧和经典的友谊片究竟差在哪里,女性友谊,真的只有“闺蜜”这一种可能性吗?

热度与狗血齐飞的“闺蜜”

一直以来,女性间的友情都是影视作品乐于刻画的对象,也不乏有佳作出现。而近几年,当“闺蜜”成为了女性友谊的代名词,场面逐渐失控,撕逼背叛抢男人,狗血越洒越得劲。

宫斗战场:总有一方要黑化

宫斗剧向来是闺蜜撕逼的重灾区。我们总能看见前几集里还姐姐妹妹一派亲热的主角们,没过多久就开始斗个你死我活,投毒打胎甩锅各种手段都用上,最后结果往往是女主获得最终胜利,看着昔日好友的落败身影落下两行清泪,惋惜一去不回的友情。

这种情节十分套路,闺蜜反目的原因也不外乎是“嫉妒”二字。

比如《甄嬛传》中的安陵容,在身世、才学以及帝王恩宠方面处处不如甄嬛,逐渐黑化,明里暗里给女主使了不少绊子。而甄嬛作为宫斗终极冠军,在安陵容死后,还是望着宫墙落下了又恨又憾的眼泪,作为闺蜜情的最后祭奠。



同样的,《美人心计》中,慎儿嫉妒女主成为皇后而自己却身世飘零,作妖设局使帝后离心。而女主在好不容易料理了她之后,还是要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地扇她一巴掌,泫然欲泣地痛恨道“这一掌,是为了我死去的慎儿!”

反目——黑化——争斗——结局——哀悼,宫斗剧中闺蜜情的走向大多如此,一眼便看得到结局。


逃不出的魔咒之闺蜜总会爱上同一个男人

闺蜜剧大行其道,一个逃不出的魔咒是——闺蜜总会爱上同一个男人。

《我的前半生》中“闺蜜变情敌”的剧情走向让观众边看边骂;《大好时光》中为男主角和闺蜜撕破脸的夏冰冰直接被骂上了热搜;还有电影《闺蜜》中三个女孩前一秒还在一起发疯犯傻,下一秒就为了某个从天而降的男人撕破脸皮打成一团……

浏览一众闺蜜片后,笔者仍然不是很明白:为什么这届电视剧这么爱写闺蜜爱上同一个男人?更想不明白的是:为啥这些连狗血配方都一模一样的剧,热度总是还不错?

女性友谊的可能性

事实上,抛开“心机反目抢男人”这些换汤不换药的狗血配方,女性友谊,原本该有很多种可能性。

嫉妒:“你是我的天才好友”

“嫉妒”是友谊中绕不开的话题,但比起宫斗剧中千篇一律的争风吃醋你死我活,《我的天才女友》中埃莱娜和莉拉之间暗暗存在的角力和扶持才是现实生活中友谊的样子。

埃莱娜嫉妒莉拉从小展露出的天才,嫉妒她“比我们所有女生都强大”“好像做什么事都能成功”,所以她行事的许多原则是“莉拉会这样做”。而莉拉则一直是无所畏惧的样子,带着埃莱娜用冲撞的方式试图逃离破败的城区。剧集最后,是埃莱娜成为城区学习最好的孩子,莉拉却不再上学,准备结婚,她对埃莱娜说,“你一定要一直上学,并且要做最好的那个,因为你是我的天才好友。”

在埃莱娜心中,莉拉才是真正的天才;而莉拉仍然聪明又执拗,但她告诉埃莱娜,“你是我的天才好友”。

也许这才是女性友谊中真正的“嫉妒”——你是我的阴影,也是我的微光。正如埃莱娜·费兰特在为《我的天才女友》作注解时所说的:

“在莉拉和埃莱娜的生命中,有很多事件显示了一个人如何从另一人身上汲取力量。但要记住这一点:不仅仅是在她们帮助彼此的层面上,同样也体现在她们互相洗劫,从对方身上窃取情感和知识,消耗对方的力量。

陪伴:我们一起做过的梦

《我的天才女友》用灰蓝的色调描绘友情中的嫉妒,《阳光姐妹淘》则用毫不吝啬的柔光讲述了女生之间最简单的亲密陪伴。

“女生之间很难有真正的友谊”绝对是一种误读,有时候,友谊的发生也许只是源于一次共同面对的麻烦、一个同样看不惯的人,或者,一种两人都喜欢的零食而已。比如《阳光姐妹淘》中,Sunny七人组友谊的开始,只是因为春花为转学而来的娜美出过一次头而已;而《我只喜欢你》中,好得像一个人似的乔一与郝五一,一起做过最轰轰烈烈的事情,也只是在全校师生面前一起穿错校服这样的滑稽小事。

而很多时候,友谊就是许许多多的滑稽小事。谈友谊不必那么深刻,不必强行与梦想、奋斗、女性成长挂钩,更不必用千回百转到狗血失真的剧情去证明友谊是多么厚重传奇。

朋友就是朋友而已,像《阳光姐妹淘》一样记录一段小姐妹的中二时光,就已经足够“有意义”。

相爱相杀:世上另一个我

“相爱相杀”,也是影视作品在刻画女性友谊时常关注的落点。

初级版的“相爱相杀”,就像《破产姐妹》中生命不息互黑不止的Max和Caroline,虽然我黑你最狠,但苍天作证只有你有资格和我共享暴富梦想;再进阶一些,则是《七月与安生》中撕得大有“老死不相往来”之势后,七月还是要对安生说,“我恨过你,但我也只有你”;终极版的“相爱相杀”,大概就是《杀死伊芙》中猫鼠游戏玩得不亦乐乎的Villanelle和Eve,两人之间的博弈复杂又迷人,就像编剧所说的,“这两个女人甚至不需要见对方就能感受到对方的存在。她们以一种比浪漫关系更复杂的方式给予彼此生命。”

还有改编自好莱坞影史上真实故事的《宿敌:贝蒂和琼》,当了大半辈子冤家的两位女演员,在双双过气后再度聚首,戏里戏外上演不见血的硝烟和战争。你很难说清楚她们到底是闺蜜还是盟友,又或者一直是对手,唯一可以确定的是,美人迟暮的心酸与即便如此也要终生昂头奋斗的尊严,只有对方与共。


同样讲“撕逼”故事,《宿敌:贝蒂和琼》收获了豆瓣9.0的高分,是因为它触及到了女性友谊最复杂又最动人的深处,正如豆瓣网友@极限禁果花所说的,“你身上有我最想要的。一个我成为不了的自己。”

高亮的“闺蜜” 失落的“友谊”

所以你看,女性友谊明明有这么多种可能性,简单的、复杂的、浪漫的、危险的……为什么这届影视剧偏偏喜欢撒狗血?虽然我们习惯把狗血烂尾的锅都甩给编剧,但是讲道理,这一次,锅不能编剧一个人背。

污名传播:越黑越红的“闺蜜”

从影视剧惯爱用的宣传话术,到小红书大V们总在分享的笔记,甚至普通网友的微博,“闺蜜”都是一个出镜率极高的词语。虽然“闺蜜”一词已经完全污名化,暗含了心机黑化抢男人等一系列负面含义,但奇怪的是,这个词仍然是一个多方爱用词,大有“越黑越红”的趋势。


根据克拉柏的选择理论,人们在接受信息时通常会经历选择性注意、选择性理解、选择性记忆三个阶段,在这个过程中,越简洁明确、刺激度强的信息越容易被记住。

作为社交媒体造词的杰出成果,“闺蜜”的广泛传播很大程度上也是选择理论在发挥作用。这个概括性高、指向清晰同时又具备一定刺激度的词语完全迎合了人们选择信息的习惯,在一次又一次的反复使用中成为了高频热词。


尽管,高度概括性的词语往往也意味着思维的懒惰与单一,以及丰富的可能性被抹杀。

玩梗心理:忙着割韭菜的品牌们

每当社交媒体早出一个热词,各大品牌和商家一定闻风而动,毕竟,这一茬韭菜,不割白不割。

“闺蜜”也是品牌最爱玩的梗。比如,珀莱雅曾经利用“闺蜜”背后“塑料姐妹情”污名含义,在微博触发“闺蜜拼美大赛”的话题,同时联手公号@洪胖胖推出“致闺蜜”特辑,收割了大波流量之后将旗下的“闺蜜面膜”成功推出。除此之外,微博上也常常出现“闺蜜买的这条裙子很好看”“闺蜜买这个居然只花了xx元”之类的广告流,誓要将“闺蜜”这茬韭菜割干净。

商业最擅长玩梗,迎合社交媒体的趋势和年轻人的喜好来制造内容,从这个角度上讲,“闺蜜”一词的广泛传播和使用,也是一种“话语温室”,最终却造成了女性友谊在媒介呈现中的单调与狭隘。

女性友谊也可以是史诗

必须要承认的一个事实是:比起男性之间的兄弟情义(brotherhood),女性友谊得到的讲述还是太少了。即使是在女性角色唱主角的后宫戏中,我们通常也只能看到围绕男性进行的争斗和厮杀。


前几天登上热搜的知乎小说《宫墙柳》一反常态,写后宫嫔妃间不争宠,而是互相扶持、共度年岁的感情。这部小说的火爆说明,观众仍然在期待更丰富的、不一样的女性友谊的讲述。

那不勒斯四部曲风靡全球后,被盛赞为“女性友谊的史诗”,作者费兰特曾说,“在小说历史上,男性友谊有其严格的规律——对其内在规律的尊重、背叛的后果,都是非常明确的。而女性友谊一片未知区域,更多为我们自己所知,没有固定的规则。一切都有可能会发生。在小说中,对这种女性友谊的探索非常艰巨,这是一场赌博,一种艰苦而激烈的承担。每走一步,你都要面临那种风险,即故事的诚实、伪善的算计,和那种令人作呕地拔高女性友谊的意识形态所蒙蔽。”

从这一点来看,玩烂梗撒狗血的“闺蜜”剧亦有其积极意义,至少,它给了女性友谊一个更大的舞台。然而,在“闺蜜”被高频使用的同时,“友谊”本身,却正在失落。

女性情谊被关注、被放置在舞台中央讲述,这是一件弥足珍贵的事情,但“友谊”不该被“闺蜜”这样狭隘的词语遮掩全貌。

我们期待有一天,女性之间的陪伴、鼓励、亲密、暧昧,甚至嫉妒、较量、疏远,都能得到温柔而本真的讲述,而不是被一个虚势而小气的“闺蜜”带走了所有的可能性。

毕竟,“朋友”这个词虽然简单,却绝不寡淡;人与人的际遇本身,已经足够丰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