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公务员 >

每个人的心里都住着一个脆弱的小孩,需要我们用慈悲和专注来治愈他

作者: | 发布时间:2019-06-01 23


儿童节快乐哈!

虽然,我知道很多人都会说自己早就不是小小孩了,这个节日与我无关。

可其实不是这样的呢,课代表记得之前看过一行禅师的一篇文章,他就说到:


其实每个人的心里都住着一个脆弱的小孩,需要我们用慈悲和专注来治愈他。

所以,今天的文章,写给你们身体内那个需要被守护的自己。

乖乖读完,就晚安哟



每个人内在都有一位年幼的受伤的小孩。所有人在童年都经历过困难,甚至是创伤。

为了保护自己以及防备将来再受痛苦,我们尝试忘记从前的苦痛。每次触及痛苦的经历,我们以为自己会无法忍受,因而将感受与记忆深深地埋藏在潜意识内。

几十年来,我们可能因此不敢面对自己的内在的小孩。 但是忽视这个小孩并不表示他不存在。


这位受伤的小孩一直在那里,期待着我们的关注。小孩说:“我在这里,我在这里,你不能避开我,你不能逃离我。”

我们将小孩遣送到内在深处,并尽量远离,希望藉此停止我们的痛苦。但逃离并不能停止我们的痛苦,而是在延续痛苦。

无明存在于我们的身体和意识的每一个细胞内,就像是一滴墨溶入一杯水之中。无明导致我们看不到实相;它驱使我们做愚蠢的事情,这些行为让我们受到更多的痛苦,也令内在的小孩再次受到伤害。

受伤的小孩也存在于我们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内。身体没有一个细胞不存在这个受伤的小孩。我们不需要追忆从前寻找这个小孩,只要深入观察自己,就能接触到他。受伤小孩的痛苦当下就在我们之内。



然而,正如痛苦存在于身体的每一个细胞,祖先传递给我们的觉醒、理解与幸福的种子同样存在,我们需要运用它们。

我们内在有一盏灯——正念的灯,我们随时可以点亮它。我们的呼吸、我们的脚步及我们平静的微笑,就是点亮这盏灯所需要的油。我们必须点亮正念的灯,让灯的光明驱散和终止黑暗。我们的修习就是要点亮这盏灯。

当还是孩子时,我们非常脆弱,很容易受伤。父亲使了一个严厉的眼神就会令我们不快乐,母亲说了一句强烈的话就会在我们心里造成伤口。身为稚嫩的幼童的我们,有很多感受但难以表达。我们不断地试,有时,即使我们找到了可以表达的用语,在我们周围的大人也听不到,他们不听,或者是不让我们讲。

我们可以返回自己内在的“家”,与自己的内在小孩讲话,聆听内在小孩并直接给它回应。

我自己一直在这样做,即使我从父母那里获得了爱与关怀,这个修习仍然给与我很大的帮助。


那小孩还在那里,或许仍然深受伤害。我们忽略内在小孩已经很久了,是时候返回内在,抚慰、关爱以及照顾内在小孩了。

这个观想可以在坐着或者行走的时候练习,重要的是找一个安静、一个你觉得舒适、放松,最少有五分钟不会受到干扰的地方。当你吸气和呼气的时候,你可以对自己说这些话:

吸气

我看见自己是个五岁小孩

呼气

我对内在的五岁小孩慈爱地微笑

最初你可能希望讲完整个句子,之后你可以只用主要的字句: 我,五岁小孩。 慈爱地微笑。

内在的五岁小孩需要很多慈爱与关注。如果我们每天能够用几分钟,坐下并修习这个观想将会很有用,非常具有疗效并给与自己慰藉,因为我们内在的五岁小孩还是活生生的,非常需要关爱。

通过承认内在小孩的存在,与他或她沟通,我们能够看到小孩回应我们,也会知道他或她开始觉得好过些了。当内在小孩感觉舒服的时候,我们也会感到舒服多了,我们开始感到更大的自由。


内在小孩不单是我们自己,我们的父母同样如小孩子一般受伤害。


即使已经是成人了,他们时常不知道如何处理自己的痛苦,因此他们令自己的孩子受苦。他们是自己的痛苦的受害者,他们的孩子也成为他们的痛苦的受害者了。

如果我们没有转化内在的痛苦,我们将会传递痛苦给自己的孩子。所有的父母都曾经是五岁的小孩,脆弱以及容易受伤。

父亲和我不是真的两个分离的个体,我是他的延续,所以父亲在我之内。帮助在我之内的父亲、也就是这名五岁男孩,就是在同一时间帮助我们两人;帮助仍然在我之内的母亲、这名五岁女孩,就是在帮助她转化,成为自由的人。我是母亲的延续。那名曾经受过很多伤害,承受很多痛苦的小女孩,她仍然在我之内。


如果我可以转化以及疗癒内在的父亲与母亲,我同样可以帮助在我身外的父母。这个观想孕育的慈悲与理解不仅令自己直接受惠,在我们父母之内的五岁小孩同样受惠。

当我们微笑,我们知道,我们是为母亲与父亲微笑,帮助他们释放痛苦。如果我们能够如此修习,那么那些令人烦恼的问题都没有意义了,例如:我是谁?我的母亲是真的想要我吗?我的父亲是真的想要我吗?我的生命有什么意义?


我们无需返回自己的出生地,到爱尔兰或者中国去寻找自己的根。



我们只需接触自己身体的每一个细胞,我们的父亲、母亲以及所有的祖先都真实地存在于我们身体的每个细胞里,甚至存在于我们身体内的细菌。所有的祖先、所有众生以及被称为非众生的,已经给与我们觉醒的理解。

我们是父亲也是孩子,有时我们展现为父或母,有时我们展现为孩子。当一颗芭乐长出时,就有芭乐种子在它里面,所以它同时也成为母亲或者父亲。

我们可以如此修习:

吸气,我看见父亲是个五岁小孩

呼气,我向那五岁小孩

我的父亲,微笑

成为父亲之前,你的父亲曾经是五岁的孩子。作为五岁的男生,他很脆弱,很容易被你的祖父或祖母,以及其他人伤害。


因此,如果有时候他很粗暴,或者不可理喻,可能是因为在他之内的五岁小孩曾经受过这样的对待,可能在他年幼的时候曾经受过伤害。 如果你明白这一点,或许你就不会再向父亲发怒,而对他生起慈悲。


如果你有父亲五岁时候的照片,你可以在观想的时候看着照片。看着五岁时候的他,随着吸气和呼气,你会看到五岁的小孩还在父亲之内,也在你之内。


当你的母亲还是个五岁孩子时,她同样脆弱,容易受伤害。她可能很容易就忘却了受过的伤害,也没有老师或者朋友帮助她疗愈,因此伤口与痛楚仍留在她之内。这是为什么有时候,母亲会对你不仁慈。


如果你可以看到母亲是一名脆弱的五岁女孩,你会很容易慈悲地原谅她。这名五岁的小女孩,一直在你母亲之内,也在你之内。

吸气,我看见母亲是个五岁小孩

呼气,我向受伤的五岁女孩

我的母亲微笑



如果你还是个年轻人,修习疗愈你的内在五岁小孩很重要。不然,如果你有孩子,你会将你的受伤小孩传递给你的孩子。

如果你已经在传递你的受伤小孩给你的儿子或者女儿,也不是太迟。


你现在就要开始修习,疗愈自己的内在小孩,同时帮助你的子女疗愈你已经传递给他们的受伤小孩。所有人,父母以及孩子,可以一起修习疗愈在自己之内以及在子女之内的受伤小孩。


这是一项迫切的修习。


如果我们能够成功修习,就能够重建我们与家人之间的沟通,就可以取得互相理解。我们在自己的孩子之内,我们将自己完整地传递给他们。


我们的儿子、女儿是我们的延续,儿子、女儿就是我们自己,他们会将我们带到遥远的未来。

如果我们有时间,以慈悲与理解爱我们的孩子,他们将能获益,能够为自己、为他们的孩子以及未来的后代建立更美好的未来。



编辑|雯婷

配图|选自堆糖


治愈我们内心的小孩